现在,豁出去,决一死战!

0
285

现在,豁出去,决一死战!

为何要豁出去了与领创律师事务所作斗争?

今天有几位朋友善意提醒,我在明处,吴俊他们在暗处,很可能他们会使用见不得人的勾当,小心危险。

事已至此,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吴俊欺人太甚,不得不奋身作战,是我和我辛苦经营多年的公司生死存亡的时候。

2016年3月,不慎引入吴俊,因经人介绍,再加上此人聊天不错,答应以50万作价让他30%(协议事后支付),我当时跟吴俊说第一年不给他工资,没想到他还真答应可以,但真加入修典后我确实又傻逼地善良了,觉得他也有老有小,还是按我同样的标准给他发了工资(现在他矢口否认)。

我现在之所以要与吴俊及其所在律师事务所战斗,在过去的两年里,吴俊在暗处,我在明处,吴俊隔三差五来闹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报警他说他是合伙人,警察拿他都没有办法,甚至报警次数太多警察拒绝出警,我打督察电话才会出警,这些事情我的几个同事都看在眼里也没有办法,我自己也只能闷着心里,回家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不让家人担心。在吴俊加入修典的一年时间里,修典业绩不增反减,而在他离开后但经常带人来闹事的近两年里我的业务更是无法拓展,因为他随时想来就来,把我的案卷往地上扔,物品推倒到地上,后来他怕办公室监控录像,来公司闹事时第一件事就是破坏监控。(这些事情绝大部分都有录像,包括他破坏监控也被录下)

我只知道他先去了一家商标公司,我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他在这家的办公室,录了像,但不久后他又从这家公司离职我就很长时间找不到他,因此他又自由自在想来我办公室搞一下就搞一下,过了好几个月我才找到他去了领创律师事务所沈斌那里,我当即就联系沈斌,第一次通话让我非常感激,他说他会让吴俊至少不能不预约打招呼就去我公司。但吴俊仍然我行我素,随时想来搞一下就搞一下,更甚者,联系我的客户说我不干这一行了,我后来多次央求沈斌帮忙解决,但他不愿意掺合此事,我怀疑吴俊在他那里办理律师实习但无法查询、打电话到律协也说没有公布实习律师信息。我很奇怪为何吴俊就在他老婆生孩子前几天还会带两个人到我公司闹事,直到最近我才知道我当初的怀疑是真的,沈斌给吴俊办了律师实习,所以吴俊可以赚自己的钱,有空就来扰乱打击一下我这里,不影响他在沈斌那里执业赚钱。但对我这里致命伤害。
这真是他在暗处我在明处,拿他毫无办法。现在已经知道他嚣张的原因,既然知道,我不得不起来作一场战斗,哪怕玉石俱焚!沈斌绝不是无辜,他的领创律师事务所也不是无辜!他如果不是秘密给吴俊办理律师实习和转正、给吴俊背后撑腰,吴俊不可能这么嚣张,明知是律师还耍黑带人到修典闹事!

五六次开庭,吴俊都耍赖说一直为修典工作至今,直到上次本月17号海淀法院开庭,他还跟法官争辩他还在为修典工作,要求支付工资到现在。我没有证据他在沈斌那里正式工作,他说沈斌只是代交社保。但开庭之后我回去查寻才知道,他早就由沈斌办理律师实习和转正了,难怪他可以毫无顾忌拖延诉讼,但这只能是我没知悉他律师执业的情况下吧!现在露出你的狐狸踪迹,还想骗法官、骗警察、骗我,没门!

现在,豁出去,决一死战!